一具浑身是血的女尸,在地面上蠕动,缓缓向一个男人靠近,男人害怕极了,抓起地面的石块就砸向那个女尸,恶心异常的女尸被石块砸中丝毫没有反应。

突然女尸的腹部鼓起来一个大包,但包里不知道有什么异物一直在蠕动,猛然爆炸,从大包里蹦出来很多条小蛇,活跃的小蛇都爬向了那个男人,速度很快,倾刻间,男人全身上下缠满了小蛇,从他的鼻孔喉咙肛门往他的体内钻入,男人想哀嚎,可是嘴巴里充满了小蛇,一声也发不出。

极力挣扎的男人过了没一会儿,一动不动。

活跃的小蛇都爬向了那个男人。导演你看,这一次的效果怎么样?王东宇急忙把自己剪辑好的电影拿给导演看,导演推了推眼镜,微微点头,这次剪出来的还可以能过关。

活跃的小蛇都爬向了那个男人。那个导演近手头有点紧,能不能先预支点工资啊!王东宇搓了搓手,冬雨,你快把下个月工资都预支的差不多没有了,再者说了这事也不该问我呀,去找财务。

活跃的小蛇都爬向了那个男人。这不是财务不给吗?平要你放话,那财务还不给我点。

东宇,我这是为了你好,你说你老大不小的人了,学什么不好学赌博?赌来赌去怎么着把钱都没了吧!跟你说了多少遍十赌九诈,没事儿,别跟他们出去瞎混,这预支工资吗?这事就别提了。

王东宇这次为了能预知到点儿工资,连夜把这部片子剪好,谁知道还是吃了一个闭门羹。

导演,你就不能行行好给我点。

东宇,你别给我来死缠烂打这一套,我这里可有你父母的电话,不行我和他们说说这事儿。

王东宇赶紧做出了一个拜托的手势,他可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在外边儿去赌博,尤其是他老爸,那回去还不得打断他的两条狗腿。

想想他就浑身一哆嗦,没有预支到工资的王东宇有些心灰意冷地回到宿舍。

活跃的小蛇都爬向了那个男人。活跃的小蛇都爬向了那个男人。赌博就像吸食毒品一样,刚开始让你尝点甜头,慢慢你就欲罢不能,王冬雨现在的情况就像刚刚吸食毒品的人一样,刚开始学赌钱赢了几把,心情特别的好,来钱还快,上瘾的他,现在已经对赌钱欲罢不能了。

回到宿舍的他躺在床上,反过来覆过去睡不着觉,心里总是想着,要把输出来的钱赢回来,你相信自己,运气那么差,别人光赢钱,自己光输钱,说什么也要把本捞回来。

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一看来电显示,是阿坤,随手接了电话。

喂,阿坤,哪有什么事啊!

我说东宇,今天哥们儿开了个赌局,有没有兴趣来这玩两把呀,这次的局可好了,我找了两个冤大头,傻了吧唧的,今天你要过来可指定赢钱,上次你输的那些能捞回来不说还能赢他一大笔。

此时王东宇心里有些痒痒,可惜呀,可惜,这兜里没钱,说啥也没用,到嘴的肥肉咱也吃不着算了。

阿坤,今天我不能去了,口袋里没钱了。

东宇,没钱怕什么我有我借给你,咱俩谁跟谁,哥们,兜里装的有的是钱,还怕你借?

那等一会儿开赌局,一会儿我就到

他心中刚刚压住的赌博的欲望又活络了起来。

王东宇一听这话,出了宿舍的门,翻墙出了集体宿舍,集体宿舍一般到晚上都会锁上大门,王东宇对于翻墙这种活儿已经轻车熟路了。

顺着大街就往安坤的赌局方向跑去,跑到一半,这样跑太慢,等到那人家都开局了,没我什么事儿,不行,我得找个近道。

他记得大街旁边有一个无人看管的坟场,坟场穿过去,就能很快走到阿坤的赌局地点,已经被赌博占据了身心的王东宇急忙跑向那个近道。

打开手机的手电筒,照着前面的路,一路小跑,跑着跑着,666大,这把我通吃,发财了,他为这道声音吸引了,有人在玩色子,在坟地里玩儿色子,这还头一回听说。

转头一望,在不远处有一个小木屋,小木屋里灯火通明,摇色子声是阵阵袭来,正当他望向小木屋时,小木屋的门开了,出来了一位中年男子,中年男子脸色很白,在夜晚异常的显眼,小兄弟有没有兴趣进来玩两把?

没有钱没有关系,咱这赌局儿可以赊账。

中年男子的声音好像充满了魔性,王东宇鬼使神差地迈起脚步,走向小木屋。

进入小木屋的王东宇发现,里面的设施很简单,就一张桌子,四把椅子,更加奇怪的是,里面只有三个人,为什么三个人要放四把椅子。

当王东宇看到桌子上摆满了钞票时,他的眼睛都看直了,喉咙暗吞了一口口水,我滴个乖乖啊,这得有多少钱?

小兄弟,别傻愣着了,赶紧坐吧!

王东宇点了点头,坐了下来。

不知道这位大哥叫什么名字呀!

小兄弟,别人都给面子,就喊我一声龙哥,你要不嫌弃的话也喊我一声龙哥吧!

王东宇伸出了手想和龙哥握一下手,龙哥很痛快和王东宇问了一下手,好冷,好冰,这是王东宇给龙哥的手掌的评价。

龙哥,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啊。

不瞒兄弟说呀,哥哥,我这严重肾亏呀,四肢冰冷,哎,咋说起这事来了,我们开始吧!

桌子两旁坐的两个人并不像龙哥那么热情,冷冰冰的板着一张脸,相同的是他们脸色都很苍白,赌局开始了,作为庄家的龙哥开始摇筛盅,买定离手,买定离手,龙哥很是熟练的吆喝着。

王东宇很不是时候的插了一句嘴,那个能不能借点钱那。龙哥一拍脑门儿,兄弟呀,这事得怪哥,哥给忘了,龙哥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三沓人民币,看那厚度少说得有3万块。

见龙哥如此豪爽,王东宇也是连忙道谢。

说来也怪,几把下来王东宇赢的是盆满钵满,几乎是把把都赢,没有输过,王东宇面前堆的人民币如同一座小山,高兴的他连嘴巴都合不上,今天可是,发财了。

经过这次赌博,王东宇对赌博的信心更加爆棚,第二天,他拿的那一麻袋钱,去大赌场赌博,赌输了,没钱还,他拿的那一麻袋的钱都是冥币,被人活活打死。

兄弟,你别着急,我们这不是三缺一吗?这不,你来了,正好够开赌局。

那天要不是我们三个让着你哪能赢呢!

好啊,我今天我让你们看看我是怎么赢你们的。

从此那个坟场的小木屋里有多了一个人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